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】(02)(之五)作者:LICHEE
【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】(02)(之五)作者:LICHEE
字数:5942


          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(二)之五

  何玲玲带到助手小芬及健生联同鲍可美(梁鸿辉太太)一行四人从香港飞到高雄。

  何玲玲把阿美(小翠)安顿好,由小芬照料,她和健生根据小翠提供的资料,去找小翠继父的姐姐。

  应门是一位年青人,看见何玲玲一身性感短裙,一双修长玉白美腿,她身旁是一位健硕男士,他一脸疑惑:「你找谁?」

  「请问叶丽敏女士在吗?」

  「你找我妈干嘛?」

  「是有关小翠的事。」

  「你认识小翠?你知道她在哪?」

  「嗯,我们可以进来谈一谈吗?」

  「妈,有人知道小翠在哪。」

  应门的年青人转过头叫道,然后打开门:「请进来。」

  何玲玲走进屋内,见一妇人从卧室出来,看她只身穿一条长度仅过臀部的连身短裙,何玲玲便知她一定是小翠的姑母。

  「叶丽敏女士,你好,我叫何玲玲,是从香港来的,是关於小翠的事来找你的。」

  叶丽敏望着眼前衣着性感短裙的女士,一脸疑问:「你认识小翠?知道小翠在哪?」

  「是的,不过在我未说之前,我想确定我不是你想像中来骗你的,我和你素未谋面,对吗?」

  「对呀。」

  「我知道你左乳下面有颗痣,是吗?」

  叶丽敏惊讶地说:「你……你怎知道的?是谁告诉你?」

  「是小翠。」

  「小翠现在在哪?快告诉我。」

  何玲玲便把小翠被她学长谋害,附魂玉珠手炼,被阿美无意购下带到香港,小翠附身阿美的事告诉叶丽敏,并拿出玉珠手炼给叶丽敏看。

  「是呀,这时阿山给小翠的生日礼物,小翠很喜欢它,从不离身。」

  叶丽敏看到玉珠手炼,不禁满眶泪珠。

  那年青人看见玉珠手炼,也不禁泪滴。

  「表妹真是命苦了,我们一定要为表妹找出凶手。」

  叶丽敏问:「玲玲师傅,现在小翠在哪?」

  「我把她安顿在我们下榻的民宿房间。」

  「我想去见见她。」

  「没有问题。」

  叶丽敏打开房门,看到两位赤裸女士,当中一位看见叶丽敏便扑上来,抱着她喊姑母。

  「你是小翠?」

  叶丽敏眼前的是一个廿多岁的少妇,身材曲突,肌肤白净,两乳饱满,乳头挺立,腹平无赘肉,臀部圆满,两腿修长,胯下毛茸有緻,身材与小翠甚相似,但始终样貌不一样,虽然何玲玲已说明情况,但一时间适应不来。

  「我是小翠,」

  阿美(小翠)抱着叶丽敏在她耳边小声地说:「你还记得那次……这只有我和你才知的小秘密。」

  叶丽敏一听脸红起来,扶着阿美(小翠)坐到床沿,抚摸她的脸说:「你真是小翠,好苦命的小翠。」

  阿美(小翠)的手伸向叶丽敏的胸脯,叶丽敏明白小翠的意思,立即把衣裙脱去,裸露全身,让阿美(小翠)抚摸她赤裸的乳房。

  当阿美(小翠)摸着叶丽敏的乳房沈沈睡去,何玲玲便叫唤她到房的另一角。
  叶丽敏看到何玲玲和房中另一女士,都是赤身露体,好生奇怪,难道玲玲师傅都是和她一样是裸体一族。

  何玲玲也看出叶丽敏的疑问,便说:「我所修行之法,行住坐卧皆裸体,外出才穿一单衣。」

  叶丽敏问:「哦,今晚我可不可以陪伴小翠?」

  「不好,小翠附在阿美身上,阴气甚重,怕影响你的元气,」

  何玲玲指向赤裸的小芬说:「还是由我的助手小芬来吧,她也是随我修法,故也和我一样,今次来台,由她全程照料小翠。」

  叶丽敏向赤裸的小芬点点头,说:「谢谢你!」

  何玲玲说:「现在要赶快到台东,找出凶手,以安小翠之魂,但我联络不上小翠的继父。」

  「是的,自从小翠妈被杀害后,我弟对小翠疼惜有加,但小翠突然失踪,报警又无音讯,他无法在旧居住下去,所以他在外面自己租一小房住,以减轻伤痛。」
  「那旧居还在吗?」

  「还在,很重要的吗?」

  「是,小翠之魂不能安息,除了她是被人谋害外,还有她对生前的环璄和亲人的依恋,如要小翠魂安,必须在旧居进行安魂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。」

  「我们明天一早前往台东,叶女士你和两位儿子都可以吗?」

  「可以,不过阿俊和阿傑要向学校办理请假手续,会迟一天吧。」

  「这个不成问题,哪明天你过来我们一起出发。」

  叶丽敏激动拥抱何玲玲,两具赤裸的身躯搂在一起,两对大乳房互相碰着,叶丽敏说:「谢谢你,玲玲师傅。」

  第二天,何玲玲已交咐助手健生租了一辆SUV,众人上车,小芬和叶丽敏左右夹着阿美(小翠)坐在后座,何玲玲坐在中间座位。

  车子开出公路后,何玲玲打眼色给小芬,小芬把自己衣裙脱去,也替小翠脱衣裙,两人赤裸在车内。

  何玲玲说:「我在车子内会进行一个小法,以保小翠阴魂,叶女士如不介意,也可以和我们一样的。」

  何玲玲说罢把身上衣裙脱去,身赤裸,手结印,口诵真言。

  叶丽敏本身是裸族,她听何玲玲这样说便也把衣裙脱去,赤裸在车内。
  一路无话,何玲玲依叶丽敏的指引来到小翠和继父的居所。

  何玲玲说:「我们就这样下车进屋子里去。」

  叶丽敏虽是裸族,但没想到竟是裸体走动,心里有点犹豫,还好不是在下课下班时间,但见小芬已神色自如地扶着阿美(小翠)下车,叶丽敏也裸身下车。
  她们进到屋内,看见一名赤身的男子,阿美(小翠)便扑上前,搂着他哭泣。
  叶丽敏已预先通知了小翠的继父,并把情况告知他,又着他来到原来旧居等候她们的来到。

  「玲玲师傅,他是我弟叶卓山,阿山,这是玲玲师傅和她的助手小芬。」
  叶卓山想不到姐姐口中的玲玲师傅会裸体出现,而且样貌娟秀,身材曲突,肌肤白晢,两乳丰圆而挺,乳头突立,臀肉圆厚,两腿修长,胯下一片茂茸。
  再看她的助手,也是一名身材婀娜的妙龄女士,肌肤白晢,双乳丰满,腿长臀圆,阴毛密浓。

  叶卓山看得两眼直瞪,说不出话来,倒是叶丽敏上前把阿美(小翠)拉开,小芬也急急上前扶着阿美(小翠)。

  叶卓山礼貌地向何玲玲打招呼:「玲玲师傅,你好,我姐已把情况告诉了我,很多谢你的大大帮忙。」

  何玲玲说:「不用客气,还有事情要你帮忙,我们要把杀害小翠的凶手绳之於法,才能把小翠之魂安好。」

  「我明天去警署告诉刑警掩埋小翠的地点。」

  「这个不行,你是小翠的继父,小翠失踪,相信警方会怀疑你。」

  「哎呀,倒是玲玲师傅提起,刑警曾多次向我套话,但警方也无证据。」
  「不如我去。」

  「这也不行,你是叶生的姐姐,方向最终都是落在叶生头上。」

  两姐弟异口同声问:「哪怎算好?」

  「这个我倒想了一个办法,你们依着做就行了。」

  何玲玲对也们说这样这样,叶卓山点点头。

  「目前最要紧的是输阳气给小翠,否则小翠会魂消魄散。」

  「怎箇输阳气?」

  「就是依小翠生前怎样和叶女士、叶生做爱一样。」

  「但……她……」

  「不错,肉身是阿美,魂魄是小翠,但如不输阳气,两者皆亡,阿美(小翠)就留在这儿,由两位好好照料她,明天我再过来。」

  叶卓山望着阿美(小翠),虽知道魂是小翠,但眼前实在是一个陌生的少妇,一时之间不知何是好。

  就在这时阿美(小翠)已给叶卓山口交,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,口中不期然地说:「我的乖乖小翠,你真回来了。」

  叶丽敏也按捺不住了,她上前用自己的胸脯挨着叶卓山,叶卓山当然不客气一手捏住她的大乳房来摸玩,另一手伸向她的阴户撩拨。

  接着,叶卓山在阿美(小翠)用心的口交下,再加上阿美(小翠)的娇美裸体,他的阳具很便昂然挺立。

  叶卓山扶叶丽敏仰面躺下,分开她两腿,把阳具慢慢地入她的阴道里,有节奏地抽动着,阿美(小翠)趴伏在叶丽敏身上紧紧吸吮着的大乳房,她的屁股高高抬起,叶卓山用手抠着她的屄屄。

  叶卓山抽插得叶丽敏依依哼哼之际,他拔出阳具,把他坚硬的阳具插进了阿美(小翠)的阴道,阿美(小翠)十足淫娃一样扭屁股迎着叶卓山的抽插。
  叶卓山在阿美(小翠)的阴道里抽插了一轮,拔出阳具,把阳具再插进叶丽敏的阴道,抽插了一轮,拔出阳具,把阳具再插进阿美(小翠)的阴道……叶卓山就这样样轮流肏着叶丽敏和阿美(小翠),最后他在阿美(小翠)阴道里射了出来,阿美(小翠)也在高潮中瘫软下来,叶卓山把阳具拔出来,叶丽敏连忙扶阿美(小翠)躺好,阿美(小翠)的手握着叶丽敏的乳房,很快阿美(小翠)便昏睡过去了。

  叶卓山望着阿美(小翠)这具美白的胴体,廿多岁的少妇,身材曲突,肌肤白净,两乳饱满,乳头挺立,腹平无赘肉,臀部圆满,两腿修长,胯下毛茸有緻,真是不可多得的娇艳美妇。

  叶卓山的手不期然在阿美(小翠)的赤裸胴体上游移,他的阳具又再翘起,今次他来到叶丽敏背后,挈开她的腿,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抽送,叶丽敏「呀」
  的一声迎着叶卓山的抽动,抽插得一轮,叶丽敏感到阴道壁收缩,一阵电流流通全身,她忍着不敢大叫,怕吵到身旁的阿美(小翠),但身子已不自控地抽搐,她感到一股热浪沖进来,她「噢」

  一声长籲,身子也瘫软下来,叶卓山也就拔出阳具在叶丽敏身旁睡了。
  叶卓山被电话铃声吵醒,他一接听电话,整个人也就醒过来,连忙梳洗穿衣,并对叶丽敏说:「警局来电,叫我去走一趟。」

  叶丽敏继续朦胧睡去,不知时间,听到有人按门铃,叶丽敏随便披了一件衣服便去应门,打开门,看见一丝不挂的何玲玲。

  「哦,原来是玲玲师傅,请进来。」

  叶丽敏请何玲玲入进也顺手把披在身上的衣服褪下,大家裸身相对。

  何玲玲问道:「小翠怎样?」

  「她睡了,还未醒。」

  何玲玲两手轻握阿美(小翠)手腕。

  「嗯,她的阴气仍过盛,若阳气不继,怕她捱不住。」

  「哪怎办?」

  「要保持阿美体内元气,就要把真阳元气输给阿美,令附在阿美身上的小翠魂头出离而不散,这样小翠才能魂安,叶女士,你两位儿子何时来到?」

  「今天傍晚时分便到。」

  「哪就好了。」

  「和阿俊阿傑有关吗?」

  「是的,把真阳元气输给阿美,还要靠他们……」

  「靠他们?」

  「是的,就如昨晚你们一样,他们要和小翠生前一样做爱。」

  叶丽敏想到昨晚的性爱,竟有点脸红,毕竟眼前少妇不是小翠的肉身。
  及后叶卓山回来,一脸愁容的说:「警方找到了小翠的屍体了。」

  叶丽敏急着问:「小翠她……」

  叶卓山说:「是,正如玲玲师传所预料一样……」

  叶卓山到了警局,刑警跟他说有游客报警在一破庙附近发现疑似屍体,经警方发掘,发现是一具赤裸女屍,经牙齿鑑识,找到锺小翠的资料,所以请叶卓山来辨认。

  刑警并向叶卓山查询是否清楚小翠平日相交的同学或朋友,叶卓山便向刑警说出小翠曾向他提及有一学长经常向她缠绕,但她不理会他,但他似乎没有摆休,小翠也嫌他烦扰。

  刑警问叶卓山是否知道是谁,叶卓山便向刑警道出他的名字。

  叶丽敏眼眶红红的说:「好可怜的小翠。」

  何玲玲说:「相信警方很快便会有新的进展了。」

  叶卓山贪婪地打量何玲玲婀娜丰满的裸体:「是了,玲玲师傅,现在我们怎样做?」

  「我刚才跟叶女士说了,待叶女士两位公子来到,照小翠生前一样,请两位公子跟阿美(小翠)做爱,记着,性爱后要如小翠生前一样,服侍她洗身,今晚子时我再来替她超魂。」

  叶丽敏两个儿子来到,他们也知道小翠魂附少妇身上,当他们看到阿美婀娜丰满白晢的娇美胴体,下体也不其然有着反应。

  两人也依照和小翠生前一样的做法,搂抱着阿美(小翠),俩人的手在阿美(小翠)赤裸的胴体上四处游走,玩她的奶、抠她的屄。

  当他们感到阿美(小翠)已进入亢奋状态,阿俊便掰开阿美(小翠)两腿,把他的阳具对准阿美(小翠)的屄屄,一下子便戳进去了,而且一下就顶到了尽头,然后有力的快速抽插。

  阿傑则把他的阳具塞到阿美(小翠)的口中,按着阿美(小翠)头,让阿美(小翠)替他口交。

  阿俊、阿傑四只手不停地抚摸揉搓着阿美(小翠)的全身。

  当阿俊在阿俊阿傑阴道里射了,把阳具退出来,阿傑立即补上,他两手掐住阿俊阿傑的细腰,把他的阳具插入阿美(小翠)的屄里抽插,阿俊则又含又吮阿美(小翠)的奶子。

  阿傑也在阿美(小翠)阴道里射了出来,两人便抱阿美(小翠)到浴室沖洗,如公主一样服待洗着阿美(小翠)的肉体,洗净后他们抱阿美(小翠)回房,等待何玲玲的来到。

  何玲玲赤身裸体的来到,今次她带同小芬,小芬也是赤身裸体,二人的美艳胴体让阿俊阿傑看得两眼直瞪。

  何玲玲问明阿俊阿傑和阿美(小翠)做爱的情况后,便着他们抱阿美(小翠)来到厅中。

  何玲玲着小芬扶着阿美(小翠)盘坐,小芬坐在阿美(小翠)背后,用手轻轻撑着她的背让她可以坐直身子,何玲玲吩咐叶丽敏,当她对着阿美(小翠)施法念咒时,无论她用乳交、口交,手交也好,务要令叶卓山、阿俊和阿傑三人的阳具保持坚挺。

  何玲玲坐在阿美(小翠)前面盘坐,左手结金刚拳,右手结宝手印,一边念真言,一边在阿美(小翠)身上七轮依次淩空书咒。

  当何玲玲在阿美(小翠)身上的七轮均书咒完毕,便着小芬把阿美(小翠)
  平躺仰卧,两手伸举过头,两腿张开屈曲,小芬在阿美(小翠)头顶盘坐握着她伸举的手。

  何玲玲着叶卓山、阿俊和阿傑三人对着阿美(小翠)阴户而坐,叶丽敏则坐在阿美(小翠)右边,用手抚摸阿美(小翠)两个乳房。

  何玲玲坐在阿美(小翠)左边,两手结莲花印,先念一遍真言,然后叫叶卓山把阳具插入阿美(小翠)的阴道内抽送。

  当何玲玲念毕三遍真言,便着叶卓山把阳具拔出,由阿俊补上把阳具插入阿美(小翠)的阴道抽送,到何玲玲念毕三遍真言,便着阿俊把阳具拔出,由阿傑补上把阳具插入阿美(小翠)的阴道抽送,何玲玲再念毕三遍真言,便着阿傑把阳具拔出。

  阿美(小翠)被三男轮流肏着,一个刚出去,另一个会更有力地插进来,那种轮奸你的亢奋贯串全身,阿美(小翠)被轮肏得低声呻吟。

  最后阿傑拔出阳具,何玲玲便准备把小翠魂头从顶门引出,阿美(小翠)低声呼唤:「玲玲师傅……」

  何玲玲俯身附耳,阿美(小翠)小声说了一些话,何玲玲应道:「这个好吧!」
  何玲玲着小芬扶起阿美(小翠),阿美(小翠)忽然跪下,说:「小翠命薄,不能再与两位表哥、阿姑、阿爸欢乐,今得玲玲师傅相助,再能感受那种欢愉,可是小翠不能久住尘世……」

  叶卓山、叶丽敏和阿俊阿傑各人都心知小翠要魂离,心中慽然,叶丽敏更不舍离情,不禁怅然泪下。

  何玲玲待阿美(小翠)把说完话,便一手结印按住她的脐轮,另一手结印按住她的眉轮,口诵真言,阿美(小翠)突然大叫一声便颓然倒下昏了过去。
  叶丽敏问道:「玲玲师傅,是什么事?」

  「小翠告诉我,阿美有了身孕,她想我把她的魂往生在阿美胎中。」

  叶卓山问:「知道谁的吗?」

  「是阿美先生的。」

  叶卓山有点失望。

  「香港那边有事发生,我们要赶回去,目前我先封住小翠的魂头,待回港后再施入胎法,现在我和阿美先回我们下榻的民宿,明天一早我们便回高雄返港。」
  何玲玲说完便和小芬扶起阿美离去,临走前,何玲玲把小翠生前的玉珠手炼交给叶卓山:「叶生,这是小翠之物,现交回给你。」

  叶卓山接过玉珠手炼,睹物思人,不禁流下茫茫之泪。

               (本篇完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